DappVision:委托投票风生水起,EOS并没有你想的那么民主

DappVision·热度: 41649
EOS没有交易费,具备账号体系,更接近已有的互联网产品,使用门槛较低是它吸许多人加入的原因之一。


近日,EOS被爆出代理投票的普及程度越来越大,或将完全失去“去中心化”的特性。

AlohaEOS网站列出了做EOS委托投票的代理名录,EOS持有者可以选择信任的委托账户,将EOS的投票权委托给投票代理人。日前,最高的一个账号Investingwad账户获得了958个EOS持有者的投票代理。于此同时,面向EOS持有者的全民公投合约正在开发,随着投票哲学的普及,EOS将会变得越来越中心化。

区块链技术本应是一种去中心化的民主力量。但事实上真是这样吗? 

大多数系统中的交易都是通过工作量证明(proof of work,我们通常所说的挖矿)来验证,而这要依靠超级计算机规模的哈希工厂耗费足够的电力才能够支撑一个中等规模的“帝国”。从理论上讲,挖矿相关的巨额费用使得任何一方都很难悄无声息地对整个网络保存的交易记录做出恶意更改。 

但这也意味着,能够获得廉价电力的矿工(例如在中国地区)可能会掌握不成比例的影响力。挖矿的巨大费用使得交易验证及其奖励集中在大型而且资金充足的运营联盟手中。 

为解决这些问题,现在许多区块链项目都在试行投票系统。每个节点验证区块链交易的能力并不基于他们所使用的能源电力,而是基于他们获得了多少投票。这样,确保区块链账本的安全同时也不会产生大量的实际成本。节省下来的这些资金就会给任何运行投票的系统带来显著的竞争优势。

 

投票机制出台,节点竞选应运而生

但基于区块链的投票系统现在也遇到了新的问题。以EOS这个备受瞩目的区块链项目为例——该项目就实施了自己的投票系统。在EOS,当选“超级节点”或“见证者节点”会为EOS区块链验证区块,同时这些代表会因为他们的工作获得奖励。这是一项利润丰厚的活动,目前每年产生的利润约达4亿美元。

 

在利益的驱使下,早在今年3月份,参与超级节点竞选的名单中,除了老猫、李笑来等圈内大佬的身影,我们还看到了一群“不速之客”:EOS Wenzhou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这是一群意识敏锐、下手准狠的“生意人”。据说参选的契机源于一场饭局。饭桌上,两名EOS持有者正谈笑风生,聊得是“超级节点”竞选。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几个做实业的温州商人当场就买下两亿元的EOS数字货币。到目前为止,有报道称EOS Wenzhou总共已花了44亿元人民币入场。 EOS Wenzhou某成员曾对外高调宣传,他完全不懂EOS,但“这并不妨碍通过EOS来挣钱”。

 

此问题的出现,也滋生了一批“贿选”:很多节点更是满世界宣扬“分红返还”的拉票形式。一向直言不讳的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更在一篇题为《财阀统治依旧存在》(Plutocracy is Still Bad)的文章中写道:“由于EOS中的基于节点的奖励非常之高(每年5%的通货膨胀率,约4亿美元),围绕谁来运营节点的竞争,基本上已成为中美地缘政治经济战争的另一个前沿阵地”。换言之,EOS网络参与者在很大程度上会受到利益驱使而串通一气。

在对EOS投票系统的分析中,LongHash数据团队发现,对EOS链上区块生产者的投票表明,在利益重大的选举中,投票权利和当选者之间存在显著的稳固性和凝聚度。

 

少数派的统治,投票权与财富呈正相关

据研究显示,EOS上线时,少数EOS节点获得了一小部分投票人的大部分选票。在某些情况下,前十位投票人的投票占据当选代表获得票数的50%。 

这就给系统带来了严重的治理风险。一个EOS参与者可以为每个候选节点分配多少票数取决于他在网络中“抵押”了多少EOS代币,这些代币会在短时间内托管在网络中。因此,投票权与在系统中的财富直接相关。 

这一过程放大了财富集中和市场操纵的风险。加密货币交易所通常会持有很大一部分数字货币,例如EOS,这就使得他们完全有能力颠覆整个系统。根据EOS的投票规则,网络参与者可以指定代理为其投票。而这个功能最有可能被加密货币交易所用来代表其用户投票,这就使得交易所和节点之间串通一气,甚至引发交易所主导区块验证的担忧。交易所以颠覆市场的方式处理交易委托单,就足以操纵加密货币市场,而这种投票系统又会取消余下少数对交易所干预市场权力的检查。

 

EOS的投票模式仍存疑。LongHash数据团队仔细研究了上次选举中押注了许多EOS代币、排名靠前的投票人,并发现了一些有趣的行为:一位投票大户(投入了价值7290万美元的EOS代币)向其中10个节点投了票,但没有一个是中国的候选节点,然而当选的中国代表节点数占EOS超级节点的38%(21个中有8个中国节点)

 

EOS超级节点竞选关系图 

投票率低,导致主网上线后未能如期激活 

选举流程刚刚勉强应付过这第一次真正的考验,但是它已经偏离了原计划:只有一个节点参与了首次竞选,而非通常参与管理系统状态的21个节点。 

更糟的是,选民投票率非常低,很有可能是因为知情选民过少,再加上参与选举过程的规则晦涩难懂。关于如何投票给节点的主要信息来源是由EOS加拿大(EOS Canada)以短篇博文和视频的形式呈现,而EOS加拿大本身也是参选节点之一,它是一家不同于Block.one(EOS主要架构者与管理者)的实体。

 

通常可用的唯一投票方式就是两个命令行工具。这毫无疑问就阻止了很大一部分EOS参与者进行投票:截至6月13日,主网上线两周后,仅有6.45%的参与者进行了投票(所以直到6月15日,投票率达到15%,EOS主网才正式被激活)。

为捍卫EOS的治理结构,特别是回应Buterin称其相当于“寡头垄断或财阀统治”的指控,Block.one产品副总裁Thomas Cox在EOS预售及主网发布期间表示:

“越多的加密数字货币会赋予你更大权力的同时,也会给你带来更大的风险。拥有更多的数字货币会更多的受到区块链负面结果的影响。”

 

虽然说如果整个系统崩溃,那些在区块链上抵押EOS越多的人的确会面临越大的风险,但是颠覆系统的回报也很可能会远远超过这些风险。无论如何,在EOS投票系统能够切实证明其能提供有效治理之前,该系统的可行性仍然存疑。换言之,这尚不足以说明“做一个残垣废墟之王可能比做一个繁荣之城的富有公民更加有利可图”。

EOS没有交易费,具备账号体系,更接近已有的互联网产品,这也是它吸许多人加入的原因之一——使用的门槛较低。有效的合作机制、可治理性和贴近已有互联网产品的付费模式,让它离“商用”更近,而且EOS社区的活跃度、参与积极性都是毋庸置疑的,其在技术上的先进性有可能使其成为比特币、以太坊之后应用范围最广的主链之一。

最终,决定EOS未来发展方向及其本身可行性的,将是治理——即EOS将成为一把更激进的共谋和投机的“利刃”;还是与当前一代区块链公链相比,成为具有深厚技术底蕴和经济优势的、繁荣的经济生态系统,我们拭目以待。

文章部分内容参考:《EOS Is Not a Democracy》


文章声明:本文为火星财经专栏作者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文章为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火星财经立场。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DappVision
原文标题: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暂无内容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