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军谈区块链:数字经济的三个基础——信息、协同与平台

方军·热度: 132756
其实,很多人理解互联网是从”数字化“开始的。

01

从「新经济」到「数字经济」

在多年的”新经济“的说法之后,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的经济形态终于迎来一个恰当的名字”数字经济“,数字经济开始被大众所知晓与讨论。

”新经济“一词中的”新“是把之前所有的一切归为旧,但未揭示它新在何处。

新经济强调的是“新”,那么“数字经济”是什么意思呢?从字面上讲,数字经济指的是:

“数字化的经济”。

其实,很多人理解互联网是从”数字化“开始的。

1996年,MIT媒体实验室主任尼葛洛庞帝出版《数字化生存》(Being Digital),它之后经胡泳老师翻译和推介成为很多中国人的互联网启蒙书籍。

现在,经过三十年的产业发展,特别是过去七八年移动互联网让几乎所有人成为网络用户后,我们进入了实体世界和网络世界融合的数字空间,开始更多地数字化生存。

02

数字经济的定义

对于数字经济有很多界定,比如在2016年杭州G20峰会发布的“数字经济倡议”认为,

“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ICT)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

在马化腾、孟昭莉等著的《数字经济》一书中,作者们总结了数字经济的5个特征:

  • 数据成为驱动经济发展的关键;

  • 数字基础设施成为新的基础设施;

  • 数字素养成为对劳动者和消费者的新要求;

  • 供给和需求的界限日益模糊;

  • 人类社会、网络世界和物理世界日益融合。

这5个特征总结得很全面,其中我印象最深的是“人类社会、网络世界和物理世界日益融合”,这里,我尝试做一些不同的解读。

原本数字经济只存在于网络世界,也就是仅包括主要在线上的互联网业。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更多的人际互动和物理世界被卷入其中。

把能够数字化的事物都转变为比特、在网络空间中流转,这会把我们带入所谓的零边际成本社会。

现在,每个人的生活和工作交流多数都已经发生在网络上。

从网络零售电商开始,到出行、外卖等生活服务电商,再到企业的互联网应用,互联网也成为物理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之一。

03

三个圆环

微信截图_20180428190700.png

形象地看,我们可以把人类社会、网络世界、物理世界看成三个圆环,相互分离,有一些连接线。

互联网的发展让网络世界出现,但在很长的时间里,它是相对独立的。之后,从QQ、到微博、到微信,中国人的人际交流已经很大程度上转移到了网上,我们也一再讨论社交网络给社会带来的变化。淘宝、天猫、京东、美团、滴滴,则让我们感受到物理世界和网络世界的交融。

随着互联网产业的高速发展,以及近年来的虚拟现实(VR)、人工智能(AI)、区块链等技术的突破,原本只跟网络世界有关的数字经济持续扩大,开始部分覆盖到人类社会和物理世界这两个圆环。

最终,这三个圆环可能会完全融合,形成一个全新的数字经济体。

04

区块链的价值

新的技术会进一步加速人、网络、物理融合的趋势。

以2018年当下最受关注的区块链技术为例,它正在把“信用”纳入网络世界或数字空间:它给互联网增加“区块链信用层”这个新的协议,并为数字空间带来代表价值的记账单位——数字货币或代币(Token)。

原本在应用层实现的功能被移到协议层,会使得使得这些功能的应用规模指数级扩张。

一直以来,互联网作为关键技术支撑了数字经济发展,过去处在它的基础协议层次的功能是信息流动,现在区块链在协议层增加了跟信用与价值有关的基础功能,这会给数字经济带来全新可能。

05

信息、协同与平台

要理解数字经济,我们还可以去寻找一些研究基础。在我看来可能有三个方面。

第一是经济学方面的,也就是人们通常说的“信息经济学”。

在数字经济中,主要流动的是信息,或者按尼葛诺庞帝的说法是“原子 vs 比特”,比特最重要的特点是它几乎是零边际成本的

在近20年前的1999年,信息经济学领域的开山鼻祖卡尔·夏皮罗和哈尔·R.范里安两位教授写出了《信息规则》一书,该书的核心就是信息,现在范里安担任着谷歌的首席经济学家。

第二个方面是,当人与人被互联网紧密的联系到一起之后,人类协作与共同创造成果的方式也会发生变化。

过去一百年,从科学管理开始的管理学给人类的协作带来巨变,现在网络空间的人际交互、社交网络、社群带来很多新挑战与可能。

中国信息经济学会名誉理事长杨培芳2016年出版一本著作名为《挽在一起的手:协同互利的新经济哲学》,他用另一种方式阐释了里夫金的词“协同共享(collaborative commons),“挽在一起的手”很形象地展示了社会的未来。

第三个方面是,当数字经济的范围越来越大,数字经济中的主体是什么?目前看,可能是平台,或更准确地说“互联网平台”。

在2003年到2004年,罗歇与梯若尔以两篇重要论文提出了双边市场及后来发展来的平台经济学,梯若尔在2014年获得了诺尔贝经济学奖。

在互联网产业的实践中,我们也看到,互联网平台已经取代企业(集团)成为新的资源配置和组织方式。

1930年代,科斯讨论交易成本的《企业的性质》标志着企业取代了市场,现在,如我们所见,技术驱动的、促进大规模协作的互联网平台正在逐渐地取代企业。


文章原标题:数字经济的三个基础:信息、协同与平台  原作者:方军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推广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方军读书会公众号
原文标题:
涨跌幅
排名名称价格(USD)涨幅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暂无内容

评论0